搜索

广东大地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,立足于广东省,面向全国。以创新的科技手
段,为消费者提供全新影音体验与娱
乐享受、人人都可消费的电影感受,
电影真正回归大众。

Copyright @ 2017 大地院线. All right reserved  powered by 中企动力  粤ICP备12010352号 

行业资讯

INDUSTRY INFORMATION

>
>
>
国产动画电影下半程:四方势力,谁主沉浮

国产动画电影下半程:四方势力,谁主沉浮

分类:
行业新闻
来源:
骨朵国漫
发布时间:
2018-11-22

国产动画电影市场已经出现“四分天下”的局面。

低幼动画电影的市场表现稳定,甚至创造了票房“小奇迹”。2018年,系列IP动画电影《熊出没》以6.05亿票房登顶动画电影票房榜首;曾推出三部“大”字头动画的光线影业回归青春招牌,打造了怀旧青春题材《昨日青空》。大CP方若森数字也推出了首部电影作品《风语咒》;每年一部出品节奏的追光动画带来了新作《猫与桃花源》,票房失意,但在追求画面品质的路上继续高歌猛进;而与异国的合作逐渐成为主流分支,《肆式青春》是今年推出的中日合作动画电影,同时伴随着政策“曙光”的到来。

至此,国产动画电影市场格局已初露雏形,四方势力在共同“争夺”国产动画电影这块蛋糕。

反观当年,在《大圣归来》出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随着动画行业资本的疯狂涌入,创作者们高声呼喊出“动画电影元年”的口号。就连执导《风语咒》的资深动画导演刘阔也曾对媒体说到是《大圣归来》给他了做动画电影的信心。

只是有时候资本的狂热,是为了填补某个赛道,或者只是“一时兴起的蜂拥而至”。令人感到难过的是,国产动画电影市场里后者多于前者。《大圣归来》总导演田晓鹏似乎深知这个道理,在回答“国漫是否崛起”这个问题时,冷静淡然回答道“不要急着脱秋裤”。

就在那时,光线总裁王长田曾说过2019年动画电影将迎来大爆发。可到了此时,他开始不断发出“这个行业的风向变得实在是太快了”的感叹。

如今2019年转瞬即至,动画电影真的会迎来所谓的大爆发吗?

爆款动画电影在哪?

今年的C位动画电影的《风语咒》,带着C位的期待,却没如愿卖到符合C位期待的票房。在创作过程中,张轶弢曾表示不支持《侠岚》改变成电影,因为在他看来这部作品的内容过于低幼。而导演刘阔也曾说,就算是《头号玩家》的导演斯皮尔伯格来做《风语咒》也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。

而在网友看来,《风语咒》过于套路化,甚至在豆瓣评论三星人数最多。与《大圣归来》凭借西游记这个妇孺皆知的大IP及本身优良制作燃爆2015年暑期档相比,《风语咒》虽有《画江湖》系列的粉丝基础,但受众毕竟有限。观众口味在升级,新时代价值观,受众的风向变了,最终导致《风语咒》并未成为国产动漫的另一神作。

顶着“中国首部青春题材动画电影”这样的光环,由光线彩条屋出品漫画改编的动画电影《昨日青空》的几度挪移背后,是片方的不自信吗?当前动画电影的生存空间是狭小的,任何一部动画电影都想在狭小空间里争夺更多的拍片机会,躲避掉那些潜在的危险。

到了影片的营销宣传阶段,《昨日青空》自然而然地把“情怀”作为最主要的方向,宣传口径高度统一,几乎没有任何干扰的声音。

从宣传物料来看,回忆青春的情怀,坚持梦想的情怀被渲染和放大。在海报和预告片里,很多台词金句被摘取出来,“如果当时我们说了再见,后来是不是就可以再见。”“只要有真心喜欢的东西,就会发出光来”。年轻人群体对这类金句的接受度和传播度尤其强烈。

在几年前青春片流行的时期,这种情怀营销让上述影片都取得了5亿以上的高票房,但似乎也透支了国内观众的兴趣。青春片票房增长乏力,口碑滑坡。但很明显,青春题材动画有天花板限制,在口碑没有达到上佳的情况下,票房几乎没有爆发的可能性。

对于观众来说,看中的是讲故事的能力。而今年最具爆款相的两个动画电影,一个被故事的套路束缚住了,另一个则被情怀套死了。

高投资、低回报的怪圈怎么破?

对于资本来说,每一部电影都是独立。票房无法回收,电影没法变现,会打击每一位制作者的信心。

自2015年彩条屋影业大力发展动漫行业开始便一口气公布了22部动漫片单以及多款动漫游戏计划。成立至今,彩条屋影业以雄厚资金“招兵买马”,共投资了十多家动漫公司,横跨三维动画、二维动画、漫画、游戏、国外版权等;另一边又靠自主制作或引进国外动漫电影两条路线来积累业务经验。

而在易巧看来,这样做能够清晰地把动画电影分为两类。一类是《大圣归来》《大鱼海棠》、《你的名字》这一类“必须要赚钱”的电影;另一类则是《大护法》《大世界》种即便是亏钱也要去尝试的作品。

那么,在这样的双重布局下,光线传媒能否完成董事长王长田要打造“中国皮克斯”的夙愿?

得到了第54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“戳章认证”的《大世界》却折戟沉沙,261万票房已经能宣告“大系列”失败。等到6月,《查理九世》改名《墨多多谜境冒险》并撤档,而《昨日青空》也没能造势成爆款作品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今年春节档,作为第二出品方的光线选择《熊出没》是正确的,当前的国产低幼市场,只要有IP基础就会有票房。而从资本的的角度来看看,动画电影与电视剧和真人电影不同,动画电影需要依靠相关产业反哺才能实现资金回笼。而《熊出没》恰好具备这一点。

而《肆式青春》的制作方则选择与日本合作,寻找到更细分的受众人群拥趸,合作方CoMix Wave Films前身正是新海诚电影的场景制作团队。而新海诚在国内有一批稳定的美学风格受众,在国内艺联专线上映之前已卖出多国版权。

拉锯战已打响,未来何去何从?

现在每个都说国漫寒冬,那么国漫的寒冬到底是什么?国漫的面临的寒冬,是资本冷静。而这个寒冬只有优质的作品、优秀的人才才能突破。

一直以来,动画电影概念在中国电影资本界尚未普及,加之创作优质内容持续输出能力的不足,衍生开发反哺功能太弱等问题都在掣肘着国产动画电影的发展。

刘敏(《昨日青空》出品人)曾向媒体公开过《昨日青空》的过程,在她看来一部动画电影的中期耗时最长,工程量也相对较大。

一部动画作品,二维动画的前期就已经相当繁琐。其中最主要是策划,而策划中括人物设定、场景设定、道具设定、设计故事板,绘制分镜头等繁杂的制作工艺。到了创作中期,则分为动画部分与场景部分。刘敏表示《昨日青空》全片约有1100个镜头,中期绘制了约几十万张画。后期则是合成、特效、将配乐、音效融合入作品,步步苦心经营之后,才能完成最终输出。

这个过程,每一个创作者们都处于试错阶段,面临着很大的从头再来的风险。这对资本来说,这种存在着巨大变数的繁杂过程,很可能会导致制作费翻倍的结果,因此很多人选择了望而却步。

对于一部动画电影来说,资金就是是支撑内容创作的根本。若森数字创始人张轶弢曾透露过动画电影面临融资难的问题,“《风语咒》码盘期间找了不少资方,但是听说是动画的时候,大部分人都说算了。”

作为我国动漫产业的知名IP之一的《画江湖》也曾遇见资本的拒绝,难怪张轶弢会发出“动漫这个产业就没起来过,怎么能说资本的寒冬来了呢?”的感叹。

如今看来,《大圣归来》所创造的票房神话,仅仅是市场这波湖水吹起的一丝褶皱,而真正能汇聚成大江大海需要更多更好的“大圣归来”们。